首页 社会正文

px111.net:三本书告诉你:“美国梦”下另一个真实的美国

admin 社会 2020-07-02 36 0

美国怎么了?凭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停止6月28日,美国已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606492,为全球最多。疫情发作的同时,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反种族主义抗议流动席卷全美国,纽约等近百个都会泛起打砸抢烧,暴乱不停升级,众多都会执行宵禁,甚至调动军队介入。这个曾以行民主、自由、法治之名、以“美国梦”自我渲染的高歌猛进的国家似乎越来越暴露出其懦弱的一面,除了造梦机械好莱坞以最民众的前言塑造的荧幕上纸醉金迷的美国,或许我们还能在书中看到另一个美国。

最近,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出书了三部美国超级脱销作品——《乡下人的悲歌》《美国牢狱—美国资源和权力的游戏》《我们的革命—西方的体制逆境和美国的社会危急》。三本书均为非虚构作品,《乡下人的悲歌》为作者本人以自己的亲身履历讲述美国底层的“上向流动”之难题和被指以为“白人垃圾”在社会中遭遇的尴尬处境;《美国牢狱》的作者肖恩·鲍尔曾作为自由记者在伊朗被扣留跨越两年,后又以狱警身份深入美国私营牢狱举行了4个月的卧底报道,书中他讲述了卧底4个月内亲眼目睹(或用录音笔和微型摄像头记下)的暴力、溃烂、性侵、以囚犯治理囚犯等诸多牢狱乱象,梳理美国两百余年暗黑扣留史;《我们的革命》则是数次加入美国总统大选的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依据自己40多年的从政和加入美国大选时代获得的资料,运用大量现实的数据和案例,对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制度系统所面临的逆境举行的反思。

《乡下人的悲歌》:被继续的贫穷困窘

在《乡下人的悲歌》中,J.D.万斯所形貌的是一个真实的天下,他无情地戳破了美国底层人民无法真正实现阶级跃迁的真相,撕裂了美国社会的底层伤口。但对掌握和操作主流话语权的精英阶级来说,这又是一个生疏的天下。

《乡下人的悲歌》

在美国社会中,人们经常用“乡下人”(Hillbilly)等词语来形容在逆境中挣扎求生的白人蓝领阶级。J.D.万斯成长于美国“铁锈地带”的一个穷苦小镇——杰克逊(位于肯塔基州东南部煤田中央的一座小镇)。从记事时起,这座都会的事情岗位就在不停流失,人们也逐渐失去希望。他和怙恃间的“关系比较复杂”,有一个不停替换男友的老妈和一个很早就放弃对他的抚养权的生父,这使得他从小就游走在差别职业的“混混老爸”之中。万斯9岁那年,母亲竣事了与第四任丈夫的潦草婚姻,全家人彻底失去了生涯来源。万斯即是在这样杂乱又令人心碎的环境中长大的。把他带大的外祖怙恃连高中都没结业,而整个大家庭里上过大学的人也寥若晨星。家乡小镇每年都有几十人由于吸毒死去。

在林登·约翰逊(美国第36任总统)在肯塔基州的东南部修上新的门路之前,从杰克逊到俄亥俄州的主要通道是美国23号国道。这条路在乡下人大规模移民中饰演了云云主要的角色,以至于德怀特·尤肯姆(Dwight Yoakam)曾写过一首歌,形貌北方人指责阿巴拉契亚小孩的三项基本作业不是“读、写、算术”,而是“读、写、23号国道”。尤肯姆那首关于自己脱离肯塔基东南部区域的歌看起来就像从外婆的日志中摘抄的一样:“他们以为,读、写和23号国道能将他们带向从未见过的美好生涯;他们不知道,这是一条把他们带向魔难天下的路。”

当20世纪走向尾声,美国制造业的衰落像瘟疫一样平常最先伸张。1997年伯利恒钢铁谋划难题,最先周全重组;“汽车之城”底特律失业率畸高,种族矛盾激化。13岁万斯的生涯在1997年陷入谷底。万斯的外公只管晚年失业,但他人生的大部门时间,都享受了美国制造业鼎盛时期的绚烂。到了母亲这一代,经济最先凋敝,就业岗位削减。失去靠接受高等教育改变命运的机遇后,生涯的一系列挫折导致母亲心里崩塌,最终堕落。而到了万斯这一代,出生即绝望的他们加倍信赖“再怎么起劲也没用”,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高中生涯中数十次缺课迟到,成就只有C,没有加入过像样的团体流动。若是不进入大学,万斯很有可能辍学并成为一个小混混。

万斯一家,是美国数百万“红脖子”白人劳工阶级的代表,是被美国社会忽略的绝大多数。这些人祖上大多在底层从事佃农、矿工、机械师等事情,跟掌握政治经济话语权的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WASP)白人差别,他们是典型的美国乡巴佬和垃圾白人(White Trash)。令万斯毛骨悚然的是,若是不选择逆流而上,他们这一代人所面临的逆境与危急,同样会在自己的下一代身上再次上演。

摇摇欲坠的生涯连续到高中结业,万斯面临一个选择:去读一所通俗大学照样直接混社会。他知道自己无力应付高昂的学费,而在这时,美国人由于“9·11”事宜参军热情高涨。万斯选择应征入伍,加入海军陆战队,并随军前往伊拉克。2007年从伊拉克战场回国。靠着这份参军履历,万斯得以继续进入大学深造,他选择前往俄亥俄州立大学念书,并且在2009年8月以最优异的成就结业。结业后,万斯想申请耶鲁法学院继续深造,但法学院的学费高昂,这让他无法肩负。于是,26岁的万斯为了赚取学费和生涯费,选择去工地干活挣钱。终于在赚够学费后,万斯乐成申请了全美法学专业排名第一的耶鲁法学院——对万斯来说,这是一张跻身上流阶级的门票。

纵然履历了无数的艰辛与困苦,作为乐成实现了向上流动的一员,万斯仍然算得上是幸运的。由于有着像他一样身世的人,最终能够称得上乐成的案例屈指可数,美国社会大多数底层人民依旧无法脱节世袭的贫穷与困窘。

万斯继续向上的门路似乎并不平展,死后的谁人原生家庭似乎总有设施一次次把他拉回去,他也很难继续往上攀爬,真正跻身上流社会。大律师所面试会上,作者不知道白葡萄酒还分种种品种,不知道餐桌上为什么各有三把刀叉,甚至不知道“苏打水”是什么……作者童年中所受的所有不幸,最后依然深深印刻在他的一样平常行为上:易怒,情绪不稳固,时而自得自傲,时而自卑过甚…… 当耶鲁的同学们最先在华尔街与硅谷呼风唤雨时,万斯意识到,自己必须痛苦地认可,一个家、两条狗、一份稳固的事情——这就是自己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组成这个天下头号强国的,并不只有华尔街、硅谷和好莱坞,另有伊利诺伊州的大豆农民、“铁锈地带”里艰难挣扎的蓝领工人,以及被贫穷和毒品摧毁的“乡下人”和他们深深的绝望。

万斯这样的美国底层人民始终被锁于贫困的缘故原由诸多,有美国的制度问题,也有这个群体自己的懒惰,但更多的照样阶级固化带来的时机不平等。万斯所栖身的小镇被称为“铁锈小镇”,指原本蓬勃但现在衰落的工业小镇,小镇上的人没什么文化,但是有用不完的蛮力。美国早期的主要经济是向这个群体倾斜的,许多人仅靠体力劳动就可以买房买车。但体力法则在现在这个社会不再适用,早期的主体工业经济的蓬勃让这批白人成了暂且的“中产阶级”,但实际上从“本质”来说他们依然是世代贫穷。在这个以自由为傲的国家里,体制的杂乱、经济的不平衡,终究使“美国梦”酿成一个只能喊喊的口号而已。正如万斯在《乡下人的悲歌》最后所说:“公共政策会起作用,但没有一个政府能辅助我们解决我们自身的问题。”

《乡下人的悲歌》是一部真切动听的回忆录,是底层民众的自救手册,更是美国社会的病历本。作者J.D. 万斯既让我们读懂了美国的懦弱,又让读者看到了被忽略的绝大多数美国底层民众的绝望。

《美国牢狱》:美国司法系统的缓慢失序与溃逃

黑人被暴力执法而引发的大规模抗议事宜,使美国的种族和人权问题再一次曝光于国际社会的聚光灯下。在《美国牢狱》一书中,记者肖恩·鲍尔通过一场为期四个月的险象环生的牢狱卧底报道,以及对美国两百年扣留史的梳理,展现给读者种族与利益驱动下,美国司法系统的缓慢失序与溃逃。

《美国牢狱》

1865年,随着林肯签署《美国宪法第十三条修正案》并获通过,仆从制时代宣告终结。就在破除仆从制的一个世纪后,美国得克萨斯州,所有的黑人囚犯和部门白人囚犯,被强制从事无偿莳植劳动。这得益于破除仆从制的宪法第十三条修正案中的一个执法破绽。法案划定,美国不存在仆从制或是非自愿奴役,除非是由于犯罪而导致的责罚。只要黑人被判有罪,得克萨斯州就可以将这些囚犯租给那些莳植棉花和甘蔗的农场主,以及那些谋划伐木场、煤矿和修铁路的公司。破除仆从制后,得克萨斯州执行租借囚犯劳动制度长达50年,那些私人农场和公司从囚犯身上大获其利。巴尔的摩牢狱建立3年为马里兰州带来了44000美元的利润(约合2018年的120万美元)。对承包商而言,牢狱劳力显示优越,有的工厂3年内的利润甚至高达150%。牢狱一最先即把赚取利润视为目的。

在美国历史上,仆从制自己就是一种用以牟利的制度。而在仆从制竣事后,正是源于这一司法破绽,使“行使囚犯,尤其是行使黑人牟利”成了在厥后近150年中不停孳生种族主义的罪过土壤。

CCA(Corrections Corporation of America),美国第一个私人牢狱,美国最大的私营牢狱运营商,由在拉姆齐农场牢狱当了16年牢狱长的霍顿和比斯利、格兰茨在1983年建立,在20世纪80至90年代,获得急速生长。CCA问鼎多州执法的制订,为了尽可能让投资人赢利,他们要求各州填满牢狱。CCA也是行使牢狱囚犯牟取暴利的最大机构。

建立私营牢狱是年轻人挣钱的好项目,既能解决牢狱的问题,又能赚大钱。那时比斯利是田纳西州共和党的主席,拥有普遍的政治人脉资源,格兰茨则在房地产方面履历丰富,霍顿曾将其在得克萨斯州运营牢狱农场的履历运用于阿肯色州的牢狱并赢利颇丰,于是三人建立了CCA。加入CCA不久,霍顿就成为美国最大的牢狱协会——美国惩教协会的会长。他们三人划分行使自己的权力和人脉努力推动牢狱私有化。CCA开设牢狱不久,就获得了美国惩教协会的认证。

ALEC(American Legislative Exchange Council)在美国是一个私人会所,其中成员为政客与商贾巨头,企业投资人因私情可以随时向政客提出法案。CCA也是该组织的成员之一。40多年来,ALEC的成员提出多个对企业有利的霸王法案。除此之外,ALEC推进了SB1070法案,即警方有权阻止疑似移民并投入牢狱,美国大量的非法移民一直是个大问题,由于政策法规不完善,CCA作为ALEC的成员之一,拿到了移民拘留权,将大量非法或疑似非法移民投入牢狱,以此获得每月跨越110万美元的利润。CCA与政客相互勾通,在司法溃烂之下,求名求利,开启了私营牢狱的大门,加剧了把囚犯当成劳动机械,利益最大化的历程。

牢狱系统若以赚取利润为唯一的目的,那么谁还在乎囚犯的尊严和生命。

1850年路易斯安那州政府要求牢狱承租人缴纳四分之一的利润,7年后要求缴纳一半的利润。牢狱承租人可以使用囚犯修建密西西比河沿岸的大坝,防止农田变为沼泽。修坝工程异常艰辛,许多劳动力因过分劳累而死,因此许多路易斯安那州的莳植园主克制他们的仆从修坝。而牢狱承租人则不会由于囚犯致伤或致死而受到执法追责,以是他们就勇敢地让囚犯从事修坝工程。政府与承包商相互勾通,为了到达自身的目的和利益,而掉臂囚犯的死活。

这些人对牢狱改造的目的置之度外,在牢狱执行了最为残酷的暴力,用残忍的方式获取每一分每一厘。一个叫吉姆·斯帕姆的囚犯精神显著不正常,因捅伤人而被判两年徒刑。有一次在劳动中,他因不堪重负摔倒在地,却被带到牢房一顿拳打脚踢。从那之后,狱警时刻盯着他,他稍有怠慢便会挨打。他变得愈加精神庞杂,经常傻笑,还从牢狱院子捡来器械堆在牢房里。一天狱警用一根铁棒打了他的头,将他打死。“吉姆·斯帕姆被粗暴地拖回牢房,而不是送到医院。最后他被草草掩埋,葬得甚至不如一条宠物狗。”

一个名叫麦克·亨利的白人,由于抢劫和偷马被判处7年徒刑。由于一个小小的错误,看守将他吊在楼梯上,用猫鞭抽打了100鞭子。刚打到47鞭子,麦克·亨利就已经昏死已往。牢狱的人在他的伤口上撒上盐和酒,扒光他的衣服,然后把他送到医院。几天后他又被吊在楼梯上打。为防止他叫嚷,他的嘴里被塞上器械,他的头上也被蒙了毯子。公司的人称,这是为了杀鸡儆猴。

荼毒、酷刑、滥用职权,牢狱警员的溃烂问题惊心动魄,甚至与囚犯沆瀣一气。囚犯与狱警勾通、在牢狱内走私违禁物品、洗钱等丑闻不停曝出。

《美国牢狱》不仅披露美国私营牢狱溃烂、暴力、性侵、以囚犯治理囚犯等诸多非人性的乱象,从囚犯身上谋取利益、滥杀无辜等惨绝人寰的罪行,更是揭露了美国社会问题的泉源——司法系统的溃烂、不公与失控。美国司法制度已然酿成了一场资源和权力的游戏,正所谓白天之光照亮野兽的轮廓。

《我们的革命》彻底揭开美国社会和体制的伤疤

在《我们的革命》中,伯尼·桑德斯用自己的所见、所闻、所网络的资料,展示了美国真实的另一面。从中产阶级的衰落到底层人民的绝望,从收入分配两极化到伟大的贫富差距,从寡头政治对民主的操控到金融团体对经济的操作,《我们的革命》彻底揭开了美国社会的问题和体制的伤疤。

《我们的革命》

桑德斯以为,稳健的社会应该是富人收入显示优越,中产阶级不停壮大,贫困家庭越来越少。然而美国的现实情形却是,中产阶级不停衰落,大多数底层人民生涯艰难,对未来失去信心。

在竞选中,桑德斯遇到了许多生涯艰难的美国人,媒体很少对他们举行报道。这些人生涯在美国中部都会和农村区域,包罗非裔、拉丁裔、印第安人以及亚裔。他们天天为钱发愁,养育孩子、付账单、充汽油,他们很难付得起这些钱,他们是逐渐衰落的中产阶级。

在与底层人民一次又一次的促膝长谈中,桑德斯发现,从盛极一时的“汽车之城”底特律,到有着“不朽城”之称的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中产阶级的衰落不仅显示在都会,更显示在贫困率、失业率、犯罪率居高不下的阿巴拉契亚区域。

桑德斯指出,二战后,美国的经济飞速生长,国家的工业水平到达了巅峰。那时,人们的人为令人颇为满足,就业率也较为稳固,广义的中产阶级享受到了经济生长带来的盈利。据经济政策研究所报道,1947年至1973年间,收入排在天下前20%的人收入增进了84.8%,广义的中产阶级(收入排天下前60%)收入增进了99.4%,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增进最快,到达116.1%。换句话说,这一时期,富人收入显示优越,中产阶级不停壮大,贫困家庭越来越少。

但好景不长,中产阶级的壮大止步于特殊利益显贵最先要求一点点蚕食属于民众的蛋糕。他们要求放松羁系,尤其是银行业,这样他们能获得更大的利润。超级跨国公司的崛起,大大损害了美国的制造业基本,大量中小企业破产。工人们组建工会的难度加大,很难为自己争取更高的人为。显贵们还削减了基础设施建设,事情岗位也大大削减。他们打破了社会保障网络。不受任何羁系的自由市场资源家已经牢牢控制了美国的政治。他们宣称“自由”不是工人有权获得合理的人为待遇、受到尊重、享受社保,“自由”意味着企业家有权给工人支付最低人为,而且不受政府干预;“自由”是华尔街和对冲基金经理人掉臂一切结果赚取大量套利,打破市场规则;“自由”是亿万富翁有能力收买选民,选出为他们服务的政府,而不是为中产阶级和工薪阶级。

结果是:曾被全天下羡慕的美国中产阶级自此之后连续衰落,那些依旧留在中产阶级阵营的人们也发现很难为继,他们不得不加班,有时还需要兼数份事情,薪水却越来越低。

2016年6月,“汉密尔顿项目”研究发现,1999年至2014年,贫困的中年白人的殒命率上升了约10%。桑德斯以为,这是一个异常恐怖的趋势。研究人员称,造成工人阶级白人寿命下降的主要缘故原由是毒品、酗酒和自杀。年轻白人群体过早殒命的人数也在上升。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央(CDC)的讲述解释,在已往15年间,25岁至34岁的白人殒命率上升了近30%,主要由于毒品、酗酒、自杀以及慢性肝病。由于无法找到体面的事情,没有体面的收入,他们生涯在绝望中,并最先摧毁自己的生涯,于是比怙恃一代寿命更短。

桑德斯以为,今天的美国是天下历史上最富足的国家,但这与大多数美国人都无关,由于大部门的财富都是控制在极少数人的手中。美国的财富收入差距比其他任何大国都大,贫富差距是自1920年以来最大的。财富收入不平等的问题是这个时代严重的道德问题、经济问题、政治问题。

凭据大量的调查取证,桑德斯获得的真实情形是,在今天的美国,一方面是包罗20%的儿童在内的4300万人生涯贫困,占总人口13.5%。然而,这还只是官方宣布的贫困率数据,是基于50多年前制订的公式计算出来的,没有思量育儿用度或与事情相关的其他用度。若是贫困门槛足以反映生涯的实际成本,那么另外另有数百万人将被界说为生涯在贫困之中。与此同时,2800万美国人享受不到医保,每年都有上千人由于没钱请医生失去生命;许多伶俐的孩子不贷款基本支付不起高昂的学费;上百万的老年人以及许多残疾退役老兵都靠社保艰难度日。

另一方面,金字塔尖1%的富人握有的财富相当于底层90%的民众的总财富,美国排名前20的大富翁的财富比底层1500万民众的财富之和还要多,美国一个家族——建立沃尔玛的沃尔顿家族的财富比底层1300万民众的财富之和还多。已往15年间,美国亿万富翁的人数是原来的10倍。2000年,美国有51个亿万富翁,他们的总净值之和仅是4800亿美元。而今天,美国有破历史纪录的540个亿万富翁,总净值之和为2.4万亿美元。

基于以上数据,桑德斯以为,这样的社会一定泛起了异常严重的问题。他说,我们正在忍受的不仅是财富差距的问题,另有更恐怖的收入不平等问题。惊人的是,在已往几年当中,52%的社会新增财富所有流入1%的人之手。对许多家庭来说,怙恃和孩子都有事情,但他们的日子依然步履维艰。

桑德斯说,“美国梦”的一部门就是怙恃起劲事情,为的是孩子未来能比自己更有前程。这样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人们才有机遇,这些是包罗我父亲在内的天下多地的人想要移民美国的缘故原由。而现在情形差别了,虽然怙恃的想法是合理的,但现实是孩子们过得越来越欠好,许多孩子过得比不上自己的怙恃。人们感应生气、沮丧、恐惧,由于他们不知道守候孩子们的是什么样的未来。

在介入总统竞选的过程中,桑德斯惊讶地发现,越来越多的款项像洪水一样平常涌入竞选系统,候选人不得不花大量时间筹钱,以赶得上别人的脚步。一些富翁们不惜投入数十亿美元购置选票,相伴而生的是少数族裔、穷人、老年人、年轻人的投票权加倍无法保证。与此同时,大多数媒体为少数几家跨国公司所有,控制着美国人民的所见所闻。桑德斯以为,公司制媒体对美国民主的直接威胁,也是不能忽视的问题。

,

欧博开户www.allbetgame.us

欧博开户www.allbetgame.us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dafa888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