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正文

佳木斯天气预报:被诅咒的“第二强权”:最危险的名号

admin 社会 2020-04-20 37 0

摘要:就像一个办公室的二把手往往面临的逆境一样,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不仅仅要面临来自老大的猜疑,还要面临来自后来者们的嫉妒,这是一个人事业奋斗历程中最危险的位置,稍有不慎就会赴汤蹈火。



在谈论这个话题之前,我不由想起一个故事。

唐顺宗李诵当太子的时刻,经常与侍读(陪太子念书的人)议论朝廷的弊政,某次谈及恼恨激扬处,李诵说:“待我见到父皇时,一定将尽力陈述这看法。”众人侍读纷纷赞美李诵的仁德,只有王叔文不说话。

众随从散去,太子对王叔文说:“适才谈论弊政,为什么只有你不说话?”王叔文说:“太子上有年岁日久的天子,下有隔膜已深的兄弟,若有小人离间,说太子借此收买人心,那么您怎能辩解?太子侍奉皇上,除按礼仪问候饮食身体外,不应私自干预宫外事务”。李诵听罢不得不认可王叔文说的很对。

在一个帝国里,太子就是权力天下的第二人,然而,从古至今,每逢强主,据有太子之位的人往往很难善了。秦始皇的太子扶苏、汉武帝的太子刘据、汉光武帝的太子刘强、唐太宗的太子李承干、唐玄宗太子李英、元世祖太子真金、清圣祖的太子胤礽等都遭到被罢黜甚至殒命的运气;而那些荣幸从强父手中接位的太子们,如汉惠帝、汉元帝、唐肃宗、明仁宗等都是履历了强父的无限猜疑,和兄弟的恐怖嫉恨之后,才荣幸当选。



其中最让我感怀的是两个片断:

第一个是宋太宗失去两个太子后,在身体弥留的情况下,被迫立了第三位太子元侃。当元侃进入京师时,京师见者皆呼:“真社稷之主也!”哪知宋太宗得知却极为气忿,对大臣恨恨地示意:“四海心属太子,欲置我何地也?”

一个老而将死的君主,面临被自己封爵储君的亲自儿子受到民众认可,不仅没有宽慰,反而表现出极其强烈的警备心,可见权力真是扭曲人性啊。

第二个是明世祖对自己的储君宗子明仁宗的猜疑刻薄,以及两个兄弟对他的嫉妒,几回使得明仁宗陷入杀身的险境。以至于有次大臣解缙为了让明世祖缓释对儿子明仁宗的猜疑,写了一首脍炙人口的名诗:

“虎为百兽尊,谁敢触其怒?

唯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首。“

这首诗总算唤醒了明世祖被权力遮蔽的仅存父慈,暂时饶恕了自己的儿子。

,

Sunbet

Sunbet www.sunbet.xyz是Sunbet指定的Sunbet官网,Sunbet提供Sunbet(Sunbet)、Sunbet、申博代理合作等业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dafa888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